公安部獵狐行動開展100天,已從40餘個國家和地區緝捕勸返在逃經濟犯罪嫌疑人180名。(圖為資料圖)
  摘要:自公安部部署“獵狐行動”百日來,行動組已從40餘個國家和地區緝捕勸返在逃經濟犯罪嫌疑人180名(包括緝捕的104 名和勸返的76名),並且無一失手。
  先來個有獎競猜:本島當紅小生公子無忌最關心的話題是什麼?估計受他外表所吸引的女生男生們都猜到了——“反腐”。的確,這是個中國政治中的重要話題,不過島君這次要說的不是某某貪官怎樣怎樣的細節(這種八卦留給公子去聊吧),而是10月29日發生的一件事兒。
  10月29日,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開展的“獵狐2014”緝捕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專項行動已滿百日,戰果豐碩。
  那麼,“獵狐百日”行動取得了什麼樣的成果?有沒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在跨國追捕腐敗分子和不法商人等經濟犯罪者時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未來會不會進一步得到解決?
  別急,島君這就為您說開去。
  獵狐行動如何做到“無一失手”?
  自公安部部署“獵狐行動”百日來,行動組已從40餘個國家和地區緝捕勸返在逃經濟犯罪嫌疑人180名(包括緝捕的104 名和勸返的76名),並且無一失手。
  而負責這個工作的公安部“獵狐2014”行動組則是一支頗為神秘的隊伍。他們謹遵“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原則,不把自己藏於深山老林,卻讓自己出現於高樓林立的北京金融街上。
  就是在那條彙集了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等中國最高金融決策和監管機構,各家商業銀行、信托公司、保險公司也都以在此擁有辦公場所為榮的繁華街道上,獵狐行動組藏在其中的一棟高層建築中。他們仿佛一群精明的“獵人”,時刻緊盯著紙醉金迷的“狐狸”們。
  正所謂“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為了應對高智商、高學歷的經濟犯罪人群,具體負責行動的經偵局專門從全國各地抽調了一批追逃精英到行動組工作,整個團隊的平均年齡只有30多歲,人員素質卻相當高,有經濟學博士、法律碩士,還有英國留學的海歸。
  而這樣的優質隊伍自然也經受著更多考驗。由於他們的“狐狸”是滿世界逃竄,行動組的獵手們也要因此做好“全球征戰”的行動,甚至還要做到“兵貴神速”。
  12小時赴韓國完成押解、24小時赴越南“獵狐”成功、“49小時環球緝捕”……這樣的情形對獵狐行動組來說真是家常便飯。在此前轟動一時的“美女高管陳怡”(涉及銷售虛假壽險產品從而獲取巨額客戶資金)追捕過程中,追逃隊為了趕上最近的航班而不得不在來不及辦行李托運的情況下將大件行李扔在機場,而其中一名隊員上機後才發現自己穿的還是一件運動短褲。
  當然,“一個好漢三個幫”,行動組的快速啟動也離不開外圍服務人員的協助。由於行動組在外工作期間經常臨時變動行程和轉機地點,有時甚至需要在凌晨兩三點改簽機票,還要在多種線路中選擇可行的最便捷航線,這讓為行動組服務的一家專業票務公司必須24小時待命。他們雖然默默無聞,但也為境外緝捕工作做出了重要貢獻。
  除了反應快,行動組還具備的一個特長就是“能抓細節”,任何蛛絲馬跡都不會放過。曾經在一次行動中,正當“獵人”找不到“狐狸”的藏身地而苦惱之際,一張與嫌煩有關的照片引起他的註意。照片上,有一隻“喵星人”正蹲在窗臺上俯視地面,而順著它目光所呈現的路燈、井蓋、斑馬線,瞬間讓“獵人”聯想起剛剛經過的某條街道的角落。最終,“獵人”在當地警方配合下找到了“狐狸”,將其緝捕歸案。
  “獵狐行動”與中國的跨國反腐有何關係?
  據英國廣播公司10月30日報道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兩年前上臺後發起大力打擊貪污腐敗的運動。但是,由於在把逃往國外的貪官以及他們的贓款弄回國方面遭遇困難,為中國的反腐運動設置了障礙。
  這條新聞多少道出了當下中國貪腐情況的一個現實問題:貪官(以及其他重大商業犯罪者)並不是都躲在國內,不少腐敗分子早已是“狡兔三窟”,做好萬一事情敗露就逃之夭夭的準備了。典型的情況是,貪腐官員將他們的配偶和孩子送到國外,利用他們來向海外轉移資產。這些名下沒有任何資產的“裸官”一旦發現風吹草動,就能夠逃到國外,與家人會合。
  外逃的貪官涉及資金數額巨大。據專門分析全球非法流動資金的、總部在華盛頓的全球金融誠信組織預估,在2002年到2011年間,從中國非法流出的贓款數額高達1.08萬億美元。僅澳大利亞而言,其聯邦警察亞洲地區負責人布魯斯?希爾也表示澳大利亞和中國在澳大利亞追查的貪腐資產高達“許多億澳大利亞元(1澳元約合0.9美元)”。
  殘酷的現實需要中國不斷關註跨國的反腐偵查與追捕行動,獵狐行動組就是針對這樣的目標採取動作。在島君看來,這一行動在未來很可能會繼續增加力度。
  何以見得?島君在這裡可能要提一位大家最近稍微有些“臉熟”的人物。10月25日,中紀委召開十八屆四次全會,劉金國當選中紀委常委、副書記。作為2011年的“感動中國人物”,不少媒體都在關註他廉潔敬業的事跡,甚至有勤勞的記者到他老家採訪到了他的老母親。不少人都認為他是因為自己的行動和作風當選了這個職位。
  不過,島君在這裡說的則跟他的業務更有聯繫,因為他就是直接指導公安部獵狐行動組的副部長,並且至今仍兼任這一職務。而這樣的身份是否也讓他在清查黨內腐敗的同時也直接指導著跨國抓捕行動,從而提升“反腐效率”呢?
  同時,中央將這麼一員經濟反腐大將派到中紀委坐鎮,帶去這麼一支精銳的反腐偵查隊伍,對中紀委來說,可謂如虎添翼。
  反腐的跨境行動將如何前進?
  10月29日,在滿百日的獵狐行動成果豐碩的同時,外交部王毅部長在藍廳論壇上也提到了有關國際反腐合作的好消息。他表示,本次APEC會議預期取得的100多項成果中,其中一個就是關於反腐的宣言。他呼籲國際社會在追逃、追贓方面對中國給予支持。
  曾經,中國貪官及不法商人外逃後經常讓中國方面顯得束手無策,這種情況甚至發生在國外警方已經將他們捉拿的情況下。
  雙方沒有引渡協議是一種理由,談引渡協議時因為涉及到經濟犯罪該不該適用死刑而引起爭議又是一種理由。曾經的賴昌星就是一個例子。因為中加雙方沒有簽引渡協議,加拿大隻能用《移民法》上的遣返程序送走逃犯。這個程序過程極為漫長,賴昌星就在這個遣返程序中不斷上訴,而得以滯留加拿大10年。但涉及到協商引渡協議時,對方又拋出如何保證嫌犯不判死刑的問題,於是就陷入了無解之地。
  當然,從某些程度上來說,上述的內容都是“文字游戲”。在任何時候,國際反腐合作都只是單純的“道義問題”,其深處還是藏著國家利益的博弈。就如同國際關係理論一樣,現實主義永遠是基礎。
  如此多的貪官與經濟犯罪者逍遙海外,一方面是被外部反華勢力作為棋子,與中國交換某些利益。而曾經中國也因為實力不足而在此問題上多受阻撓。當然,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國內的腐敗勢力並不希望他們回國,否則將“東窗事發”。
  然而,隨著中國實力的不斷增強,中國的話語權和國際規則的制定權也在上升,國際反腐合作的局面正逐漸樂觀。除了這次的APEC反腐宣言,我國已利用《聯合國反腐敗公約》平臺開展追逃追贓國際合作取得積極進展。截至今年7月底,我國已與51個國家簽訂含有刑事司法協助內容的條約,與38個國家簽訂了引渡條約。
  10月20日,澳大利亞報道說,澳大利亞警方同意協助中國引渡逃到澳大利亞的中國貪腐官員,並協助查封他們的資產。作為中國經濟犯罪嫌疑人最熱衷的三大躲避製裁的目的地之一,澳大利亞恐怕不再會是他們“幸福且安全的港灣”了。
  曾經,許多西方國家遲遲不肯與中國簽署引渡協議,原因在於“他們不信任中國的法治狀況”。隨著中國全面推進依法治國,也隨著中國實力的上升,反腐將不單單在國內開展得有聲有色,更能讓貪官在整個地球上都“插翅難逃”。(文/桃花島主)
  >>>點擊進入“俠客島”海外網專欄
  (本文為“俠客島”獨家授權海外網發表,如有轉載務必註明來源“海外網”)
  “俠客島”是以解析時局政局見長的微信公號。關於反腐及其它熱點話題,俠客島還有更多精彩分析。敬請關註。
  (責編:邱天人、趙軍)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寢飾

ym94ymvew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